不可割舍的情谊
发布时间: 2018-03-23 浏览次数: 23

  2017年九月到2018年2月,我在台湾朝阳科技大学进行了为期五个月的交流生生活。这次的经历,是我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不仅体验了不同于母校潍坊学院的教育方式,而且体验了不同于大陆的风俗人情。

  当飞机降临机场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紧张的,这个传说中的宝岛,这个物产丰饶的宝岛,这个山清水秀的宝岛,这个曾经存在于我小学课本上的地方,现在就在我的脚下。我所就读的朝阳科技大学是一个私立学校,位于台中市雾峰区的一座小山上。由于气候原因,校内五颜六色的花于十二月依旧常开不败。教学楼建筑方式偏欧式,阳光和树荫将墙壁分了明红和暗红两个颜色。学校的食堂不是很大,每个窗口学生排队依次买饭,也并无人喧哗。在朝阳的学习生活丰富多彩,选了一直很想学的西班牙语,应用英语系的课程都大致相同,不同的是朝阳的课堂有很多小组活动,课堂不止拘泥于课本,文法,而是老师带领学生阅读名著,品味电影,让人觉得课堂丝毫不乏味,学习英语的兴趣更加浓厚。

  除了我的大学生活之外,我还体味了台湾的乡土民情。台湾是一个很可爱的地方,可爱在方方面面。小时候看过芒果台不少的偶像剧,也时不时的学台湾腔嗲嗲的讲话,盒饭是便当,摩托车是机车,地铁叫捷运,挂科叫当掉,圣诞节叫耶诞节……形象又可爱。

  台湾不仅讲话可爱,人也很可爱。我在台湾遇到的同学,老师,公车司机甚至便利店员,都很热情。走在台湾的街上,你听到的最频繁的一句话就是谢谢,无论你在食堂买饭还是在便利店买日常用品,结账的时候店员都会给你说一声谢谢。还记得刚去的时候经常因为这声谢谢而不知所措,忙不迭的回一声谢谢,后来台湾的同学告诉我们,这是卖家对买家买自己家东西的一种感谢,所以微笑即可。可能你读来觉得这声谢谢没什么,但正是这样的热情,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单纯而又简单。

在台湾的另一大感触,就是他们的生活态度。在山东生活了将近二十年,我所看到的一直都是小孩忙碌着念书考大学,大人忙碌着上班,农民朝五晚九的忙碌着种地,这是吃苦耐劳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从古至今我们都是这样,以至于我不知不觉的就习惯了这种生活状态。可是,我们只是忙碌着生存,却忘记了生活。在台湾,除却24小时营业额便利店外,店家的经营时间是非常随意的,这家炸鸡店可能在每天下午四点才回开始营业,那家便当店可能只有在晚上九点到中午一点才回开门,周六周日你可能只能从便利店买饭吃因为店家的周末都是自由的,他们并不忙着赚钱,而是静静的享受一下这两天的时光,即使他们赚的并不多。

  有幸去台南的垦丁游玩,那里的海天一色,微风拂面,垦丁附近有个小镇叫恒春小镇,小镇有家麻薯店,令我记忆尤深。诚然我是一个吃货,但这家小店之所以吸引我,不仅仅是因为老板现点现做的麻薯,更是因为,他的环境,古朴的墙面,雕花的小窗,可爱的老板和老板娘,墙角的一壶咕嘟咕嘟煮着的茶,靠着热茶旁边窗台上老板娘为她可爱的橘猫铺了一块蓝色碎花的布,猫伸了懒腰蜷在那里,呼噜呼噜的声音很好听,客人三三两两围桌盘腿而坐,有些历史的青花小碗,一碗热茶,四颗味道各不相同的麻薯,阳光刚好的下午……这样的生活,让人怎能不羡艳。

  在台期间正逢余光中老先生去世,于是便去了台北,可是到了那么近的地方,我却不敢厦门街了,是那“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似的长巷短巷,风里雨里,走入霏霏更令人想入非非”的厦门街,是五陵少年狭长的巷子。他们都说近乡情更怯,对余光中老先生的孺慕之情使我更怯。台湾的大街小巷大抵没有什么不同,可厦门街因为住了这么一个肯将又擅长将生活美景转换为文字艺术的巨匠,他便不仅仅是一条厦门街这么简单了,他那里栖息了一颗湿漉漉的心,混杂着台北绵绵的久久不停歇的雨,混杂着两岸切切的亲情,混杂着数十年难以放下的思念和热爱。台湾很多路以大陆城市命名,我思忖着这或是那些早些时候赴台的人们借此来表达对家乡思念之情的一种方式,毕竟朝朝暮暮思着念着的地方,朝朝暮暮思着念着的人,回不去见不了。我们如此恳切的要台湾回归,不只是因为念着这岛上的美味佳肴,美丽的风景,不只是因为政治,而更多的是那剪不断割不了的血肉亲情,是五千年的华夏种族不可割舍的情谊。

 

2016 级英语一班 程雯